山西新闻网

王娴:宏观审慎监管与货币政策目标有一致性 也存矛盾

新浪财经讯2019北京国际金融安全论坛于2019年11月18日至19日在北京金融安全产业园举行,主题是推动金融安全技术的新发展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学院副院长王献出席并发表讲话。

王献

王献清华大学国家金融学院副院长表示,宏观审慎监管的目标实际上与货币政策和微观审慎监管的目标是一致的,但也存在一些矛盾。

监管部门的理想设置应该是由职能部门执行政策目标,使各职能部门能够履行职责,加强对各部门职责履行情况的监管,确保监管效率。然而,这只是一个理想化的设计。实际上,没有这样的情况。金融监管与每个金融监管主体的政策目标不可能一一对应。一个部门可能有多个政策目标。 例如,央行可能有稳定货币的政策目标,目前也有宏观审慎监管的政策目标。 那么金融监管工具的实施也可能影响其他金融监管部门的目标

“注重货币稳定的货币政策当然可以促进宏观金融体系的稳定 然而,宏观审慎政策的实施也有利于货币政策目标的实现。 微观审慎监管的目标是维护单个金融机构的稳定,防止其失败带来的外部性。这当然是宏观审慎监管最重要的基础。 ”她举例说

她说,但这些目标之间实际上存在矛盾和冲突。货币稳定不一定保证金融体系的稳定。金融体系是顺周期的。货币政策的实施不一定保证宏观审慎目标的实现

例如,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后,为了阻止风险扩散,美国对许多大型金融机构采取了救助措施,形成了一个更大的金融控股集团,在危机后不会倒闭,这可能为新一轮金融系统性风险埋下隐患。

以下是演讲稿:

由于系统性风险防范的复杂性和难度,构建完善的宏观审慎金融监管体系仍面临诸多挑战。

第一个挑战是信息的复杂性。由于金融本身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建立宏观审慎监管指标体系既复杂又困难。

系统风险监控是一个非常复杂和庞大的项目。有效决策和实施宏观审慎政策的前提是及时、准确、全面地把握系统性风险的积累和相互关系。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全球学术界、监管部门和相关国际组织对系统性风险的理论和监控指标体系进行了大量研究。然而,迄今取得的成果能否有效监测系统性风险的防范,仍然需要学术界、理论界和实务界的检验。

系统性风险的复杂性来自系统性风险的内生性。从实际角度来看,金融工具与实体经济之间的关系、金融市场本身的顺周期性、受影响后的反应和影响,以及复苏的不对称性,使得金融系统风险一旦发生,就很难预先评估其蔓延的路径、速度和影响,这使得很难监测和预防金融系统风险。

第二,系统性风险的风险源和触发机制非常隐蔽。系统性风险通常是在一个非常隐蔽的机构/环节中触发的。一旦触发,风险可能通过系统性金融机构、金融资产出售、预期变化等迅速蔓延。影响实体经济。例如,今年5月24日监管机构接管承包商银行后。虽然当局采取了非常谨慎的措施,保证个人客户和公共及同业机构客户的100%本金和利息,总额不到5000万元,但这在收购后对银行间市场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此后,银行间市场利率大幅波动,城市商业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也受到很大影响。

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全球对金融危机的一个重要反思的结论是,“金融安全网是我们在这里谈论的存款保险制度和监管当局对危机中的金融机构的救助所造成的道德风险。每个人都认为这是危机的一个重要根源”。危机过后,这个大而不可逾越的问题也成为宏观审慎监管的一个重要问题。" 然而,刚才有人提到,5月24日对中型银行承包商银行的收购,对银行间市场造成了如此大的冲击。这确实要求我们对中国金融体系的特殊结构和中小商业银行的业务模式进行深入研究,这可能对我们未来的系统性风险产生影响。

第二个问题是宏观审慎监管的目标,这实际上与货币政策和微观审慎监管的目标是一致的,但也存在一些矛盾

理想的监管部门应由一个职能部门执行一个政策目标,以便每个职能部门能够履行自己的职责,并加强对每个部门职责履行情况的监督,以确保监督的效率。然而,这只是一个理想化的设计。现实中没有这种情况。金融监管与每个金融监管主体的政策目标不可能一一对应。一个部门可能有多个政策目标,例如,我国央行可能有稳定货币的政策目标,目前还有宏观审慎监管的政策目标。 那么金融监管工具的实施也可能影响其他金融监管部门的目标

例如,注重货币稳定的货币政策肯定能促进宏观金融体系的稳定。 然而,宏观审慎政策的实施也有利于货币政策目标的实现。 微观审慎监管的目标是维护单个金融机构的稳定,防止其失败带来的外部性。这当然是宏观审慎监管最重要的基础。

然而,这些目标之间实际上存在矛盾和冲突。货币稳定不一定保证金融体系的稳定,因为这是我刚才所说的。金融体系是顺周期的,货币政策的实施不一定保证宏观审慎目标的实现。 例如,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后,为了防止风险扩散,美国对许多大型金融机构采取了救助措施,形成了一个较大的金融控股集团,在危机后不会倒闭,这可能为新一轮金融系统性风险埋下隐患。

例如,在日本实施安倍经济学期间,日本金融监管当局要求金融机构向中小企业发放更多贷款,以实现增长目标,但这也可能埋下金融系统性风险的隐患

第三,我想说的是,在新的环境下,中国的宏观审慎监管体系应该建立一个更加稳定的宏观审慎监管体系,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我们知道,中共四中全会提出要“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行政体制,建设职能明确、依法行政的政府治理体系”。这当然也是构建宏观审慎监管的基本原则。宏观审慎监管体系要有效运行,必须是一个责任明确、各部门协调的机制。

2017年,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成立,2019年,中央银行宏观审慎监管职能进一步明确。今后,我认为中央四中全会提出的“按照宏观优先的原则,促进国家机构职能的优化、协调和效率”的建议在这里特别强调。我要确立宏观优先原则,在宏观优先原则的指导下,优化宏观审慎决策的实施和监督体系。 正如我刚才所说,当各项政策的目标可能发生冲突时,我们应该根据宏观优先原则作出平衡选择。同时,要使宏观审慎机构更加科学,优化职能,协调责任。建立和完善协调合作机制,防止多种政策相互抵消。这也是四中全会提出的要求。

我想强调的第二点是,要保证宏观审慎部门的监管资源,任何监管职能的实施都需要监管资源的配合。这是毫无疑问的。我们知道宏观审慎监管的风险。监督资源包括两大资源:人力资源和信息资源。

刚才很多领导都提到了信息资源。我们还提到,系统风险监控的难点在于监控信息分布在不同的监管部门甚至政府职能部门。这需要打破部门之间的壁垒,打破孤立的信息孤岛,建立信息共享。这一共识已经达成,但除了我们谈到的硬信息,宏观审慎监管也有软信息。

所谓软信息是不能存储在硬物理介质中的信息。钟敏主席刚才提到的实物媒介,实际上是把信息储存在一线监管者或监管政策决策者的头脑中。因为当危机发生时,我需要判断危机会蔓延到什么程度,会以什么方式蔓延。这需要监管人员及时协商,以形成监管对策。 因此,这就要求宏观审慎部门及时分配相应的监管资源,以便做出快速决策。监管资源的保障不仅是一个协调机制问题,也是我国宏观审慎资源所要求的资源配置和收集的制度化和系统化问题。

新浪网声明:会议的所有记录都是现场速记的,没有经过发言人的审阅。新浪网发布这篇文章是为了传递更多信息,但这并不意味着对其观点的认可或对其描述的确认。

责任编辑:李思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