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新闻网

2015诺贝尔经济学奖迪顿有哪些经济贡献(简历资料)

经济学家迪顿获得今年诺贝尔奖的最后一名

他因“买就买”的研究获得经济学奖

瑞典皇家科学院12日宣布,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将授予经济学家安格斯迪顿,以表彰他在消费、贫困和福利方面的研究贡献。

研究跨越了许多不同的消费领域

诺贝尔经济学奖评选委员会发表声明称,为了设计能够促进福利和减少贫困的经济政策,人们必须首先了解自己的消费选择。迪顿的研究加强了这种理解,他的研究改变了微观经济学、宏观经济学和发展经济学。

声明称,迪顿的研究跨越了许多不同的消费领域,主要回答了消费者如何将支出分配到不同的项目、社会收入及其保留率,以及如何最好地衡量和分析福利和贫困等问题。

Deaton因与约翰米勒鲍尔(JohnMuellbauer)共同开发的近乎理想的需求系统而闻名。他在收入失衡、福利国家贡献和公共部门经济学等领域进行了深入研究。 2012年,他是经济学奖的热门候选人。

Deaton的主要作品包括:《经济学与消费者行为》,《了解消费》(本书于2003年翻译成中文),《家庭调查分析:发展政策的微观经济方法》,《伟大的印度贫困辩论》,《大逃离:健康、财富及不平等的起源》

以英国和美国公民身份在普林斯顿任教

迪顿1945年出生于英国爱丁堡。他于1974年在英国剑桥大学获得博士学位。他目前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教授,拥有英国和美国公民身份。 此前,他在剑桥大学和布里斯托尔大学任教。

Deaton目前是美国艺术与科学协会成员、计量经济学协会成员、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咨询委员会成员、盖洛普组织高级研究员。此前,他是世界银行研究审查委员会主席(2005-2006年)、华盛顿国际货币和经济组织访问学者(2006年10月)、哈佛大学经济系咨询小组主席(2009年12月)和国家经济协会主席(2007年)

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是800万瑞典克朗(约合92万美元) 经济学奖是今年宣布的最后一个诺贝尔奖。

2014年该奖项的获奖者是法国经济学家让泰罗尔 他因对市场力量和监管研究的贡献而获奖,打破了美国经济学家多年来垄断经济奖项的现象。

据报道,诺贝尔奖最初只包括化学奖、物理奖、文学奖、医学奖和和平奖。 然后在1968年,瑞典银行增加了一个经济学奖来纪念诺贝尔奖。

新华社Zhongxin.com

Core

三大问题开始迪顿的研究

1消费者在购买不同商品时如何分配支出?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解释和预测实际的消费模式,我们还需要评估政策是如何改革的,例如影响不同群体福利的消费税的变化。 大约在1980年,在迪顿的早期着作中,他发展了一个近乎理想化的系统,一种灵活而简单的估算方法,即每种商品的需求如何取决于所有商品的价格和个人收入 他的方法和随后的修订现已成为学术界和实际政策评估的标准工具。

2社会收入花费了多少,节省了多少?

为了解释资本的构成和商业周期的范围,有必要了解长期收入和消费之间的相互作用。 在1990年的几篇论文中,迪顿认为,如果起点是总收入和个人收入,盛行的消费理论无法解释这些实际关系。 相反,人们应该总结出个人是如何使他们的总收入适应个人收入的,个人收入随总收入以一种非常不同的方式波动。 这项研究清楚地解释了为什么单个数据的分析在解开我们在综合数据中看到的东西方面起着关键作用。

3如何最好地衡量和分析福利和贫困?

迪顿强调,对单个家庭消费水平的可靠测量可以用来确定隐藏在经济发展背后的机制。 当比较时间和空之间的贫困水平时,他的研究揭示了主要的陷阱 它还表明,如果家庭数据能够得到巧妙的应用,它也有助于解释以下问题:收入和卡路里摄入量之间的关系,以及家庭中性别歧视的程度。 迪顿将研究重点放在家庭调查上,这有力地推动了发展经济学从基于综合数据的理论领域向基于详细个人数据的经验领域的转变。 证券Times.com

视点

《大逃离:健康、财富及不平等的起源》:

反对富国对穷国的直接援助肯定中国的扶贫开发

安格斯迪顿坚决反对富国对穷国的直接援助 他认为,援助将摧毁穷人最需要的东西,外援将摧毁他们自身能力的发展,而穷国最需要建立一个有效的政府。 他曾经特别肯定了中国扶贫的发展。

肯定一些具体的援助活动

他的书《大逃离:健康、财富及不平等的起源》曾被列入福布斯“2013年十大好书” 这本书基于深入的研究,并警告捐赠者要小心贫富差距。 对于那些关心世界贫困问题的人来说,这本书无疑对长期发展援助问题具有重要意义。

Deaton在书中指出,西方的援助往往只是减轻捐赠者罪恶感的一种工具,不能改善捐赠者的困境。 然而,这种援助实际上加剧了穷人的悲惨处境。

尽管迪顿表示支持一些具体的援助活动,特别是医疗和技术援助,但他也怀疑大部分援助项目是否能像希波克拉底“不伤害病人”的基本原则那样,不恶化受援者的状况。

包括迪顿在内的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世界上至少有10亿人生活在与100年前发达国家相同的水平上。 他们没能摆脱贫困是不争的事实。

援助计划就像“液压模型”

迪顿还向读者展示了一些最广泛流传的改善援助计划的方法,这些方法被用作严格的参考。

例如,援助项目就像一个“水力模型”,其基础是援助越多,收益越多,结果越理想。 事实上,这些援助资金可以相互借用或挪用。 虽然有些援助资金用于特定目的,如食品或医疗保健,但大多数政府很容易将这些资金用于任何其他领域,如军事领域,以便能够使用这些资金。

事实上,援助资金过剩和“资源诅咒”(在一些西方国家也被称为“荷兰病”)造成的问题令人极为担忧。然而,由于“荷兰病”和资金过剩,一个行业在经济领域的过度繁荣(通常是石油行业和采矿业)抬高了整个经济领域的价格,包括汇率,从而导致其他行业在经济领域的竞争力不足

此外,由于战略因素,大量此类援助实际上已进入政府口袋,在大多数情况下,此类援助只会帮助那些无能的政府掠夺经济资源。 迪顿指出,大多数西方国家在发展过程中没有得到援助。 二战后美国援助欧洲的“马歇尔计划”(Marshall Plan)是一个例外,但其资金主要用于战后重建,而非经济发展。

此外,中国和印度也帮助了数亿人摆脱贫困,而西方国家,尤其是中国的援助相对较少。 宗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