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新闻网

割散户韭菜被罚4800万!炒股大户起诉证监会 结果…

原标题:切割零售韭菜罚款4800万英镑!一家大型股票投机商起诉了中国证监会,结果.

孟祥龙曾经是一个超级牛分散体,以他在股票投机方面的“高超”而闻名。 一些媒体用“羡慕”的眼光分析和报道了他的选股方法。

然而,2018年3月26日,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Securities and Futures Commission)发出罚款,这也显示出孟祥龙通过炒股发财的一些“技巧”。

中国证监会的处罚决定显示,孟祥龙通过实际控制下的一组账户,利用其资本优势在开盘价拍卖阶段和收盘价阶段申报买入,然后在拉高股价后通过反向卖出获利。

据此,中国证监会决定没收孟祥龙非法所得1621.1万元,并处3242.5万元罚款。

总票房超过4800万元,孟祥龙选择向中国证监会提起诉讼,这或许太痛苦了。

11月4日,司法文件网公布的二审行政判决显示,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定中国证监会没收了违法所得,并对孟祥龙处以罚款。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处罚程序合法,处罚范围合理。

因此,二审法院驳回了孟祥龙的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证监会文件披露操纵股价

证监会文件2018年披露孟祥龙主要操纵股价

2015年3月3日,孟祥龙以上海洪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洪堡资产)的名义与韩源签署大宗交易协议。“陈某洋”账户通过大宗交易平台分两次交易收到3600万股“圣三新”,平均交易价格为6.94元 2015年3月6日至12日(以下简称操纵期),孟祥龙通过其实际控制的“李牟炎”和“陈某杨”账户(以下简称账户组)操纵了“*圣三信”的价格

梳理孟祥龙的“操作步骤”表明,孟祥龙主要利用其资本优势,通过不断拉高股价来吸引散户投资者进入,然后以高价出货,从逆向销售中获利。

具体如下:

具体来说,孟祥龙的运作主要分为三个步骤:

第一步是在开盘拍卖阶段以高价申报和购买,这对虚拟开盘价格有很大影响,误导其他投资者

3月6日,孟祥龙账户集团以7.92元的佣金在9: 14: 54买入*ST三鑫100万股,申报价格比上一交易日收盘价高5.04%

9:24,他的账户团队报告以7.77元的价格出售了*ST三鑫的100万股股票。 当日*ST三鑫开盘价为7.77元,比上一交易日收盘价高3.05%。

第二步,“操纵开盘价”成功后,通常会卖出大量股票获利。

开业后,孟祥龙的账户团队开始了大量的反向操作 9:31:43-14:56:46,账户组卖出*ST三鑫655万股,平均交易价格为7.62元。

第三步是在交易日结束时申请大量买入,提振股价,并在第二天开盘时卖出大量股票。

在3月6日、3月10日和3月11日的收盘阶段,孟祥龙都申请了大量股票,并在第二天反向出售股票。

3月10日14: 59: 53,孟祥龙账户集团报告以7.93元的价格买入*ST三鑫100万股。报告价格比报告前一刻的交易价格高4.2%。所有交易均已完成,平均交易价格为7.7元 当日收盘价为7.7元,比上一天收盘价高1.99%。

3月11日,账户组当天售出*ST三鑫500.9万股,平均售价7.62元。

重复以上操作方法

3月11日14: 59: 54,孟祥龙账户集团报告以7.67元的价格购买了*ST三鑫77万股。报告价格比收盘前的交易价格高1.59%。实际交易价格为751.5万股。平均成交价格为7.67元,占同期市场购买量的100% 当日收盘价为7.67元,比收盘前的收盘价高1.59%。

3月12日,账户组售出*ST三鑫671.5万股,平均售价7.46元。

孟祥龙不服上诉

根据二审文件,孟祥龙不服处罚决定,向中国证监会申请行政复议。

2018年5月30日,中国证监会法制机构收到孟祥龙行政复议申请。 同年7月27日,中国证监会发出延期听证通知。 同年8月23日,中国证监会作出复议决定,并决定维持处罚决定。 孟祥龙仍然拒绝接受这一决定,并诉诸初审法院。

此外,孟祥龙在一审中明确表示,他不反对被起诉处罚决定中确定的操纵期和行为。

根据双方的主张,本案争议的主要焦点在于:1 .中国证监会对违法所得的计算是否正确?二.被诉处罚决定的处罚范围合适吗?

关于争议焦点之一,争议的核心在于如何确定购买成本。 一般来说,操纵证券市场的行为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建仓、拉仓和卖出。这三个阶段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操作。原则上,非法收入应按实际成本计算,除非有证据证明持有证券与操纵开始前的拉高之间没有因果关系。 这是一个典型的通过大宗交易建仓后迅速拉高股价并卖出获利的案例。孟祥龙之前没有持股,在通过大宗交易获得股票后的第二天开始拉高股价,反手快速卖出。建立头寸、拉高和销售的过程是一致的。

从整个行为过程来看,大宗交易的目的显然是建造一个仓库。因此,应排除影响仓库建造和拆除的其他因素的可能性。中国证监会以大宗交易价格作为购买成本计算违法所得并不不当。

此外,关于孟祥龙提出的分阶段计算非法收入的标准,法院认为,考虑到本案是一次持续的交易操纵,操纵对股价的影响在整个操纵期间都是持续的,后期股价将受到前期操纵的影响,即每次操纵都会对股价产生叠加效应。如果分阶段计算非法收入,早期操纵对后期股价的影响将被不适当地忽略,因此无法真实反映操纵产生的利润。

因此,连续交易操作的购买成本不能分段计算,而应作为一个整体来考虑。 因此,它不支持孟祥龙提出的诉讼理由。

关于争议的第二个焦点,法院认为,在本案中,中国证监会对孟祥龙处以非法所得两倍的罚款,罚款幅度不超过法定处罚范围,处于中低水平。没有滥用行政自由裁量权,也没有明显的不当处罚结果。 因此,孟祥龙提出的这一主张不会被接受。

综上所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中国证监会通过对孟祥龙做出处罚决定,没收了他的非法所得,并对他处以罚款。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处罚程序合法,处罚范围合理。 因此,法院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资料来源:国家商业日报)

(编辑:DF06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