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新闻网

台湾写真:重拾商周时期“草木灰釉”色彩的陶艺师

新华社台东11月7日电:在商周时期恢复“植物灰釉”颜色的陶艺家“新华社记者陈小香安赵颖”即将迎来初冬。太原右谷的天气变冷了,离台东市区大约一个小时的车程。 60岁的何志龙在窑厂检查柴火时汗流浃背。

最近,台湾著名陶艺家何志龙在台湾台东东河乡太原右谷的一家窑厂接受了中国新闻社记者采访,分享了他与翠绿色青瓷的不解之缘。 图为窑工整理柴火。 这位著名的陶工,由中国新闻社记者张远拍摄,在监狱中教授陶艺20多年,并被台湾犯罪矫正协会授予“监狱之光”牌匾。 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他用木材制造陶瓷,将空白坯体放入窑中,并用天然灰形成类似祖母绿颜色的釉层。因此,他的作品被命名为“绿宝石青瓷”,引起了台湾海峡两岸陶瓷界的关注。

何志龙最近接受了中国新闻社记者的独家采访,分享他与翡翠青瓷的不解之缘。

何志龙出生于桃园中里,在单亲家庭长大,六七岁时在赌场跑腿买香烟和槟榔。 定居台东之前,他住在新竹、苗栗、台北等县市。 他曾经被认为是一个“坏男孩”,因为他流浪的生活和缺乏家庭感情。 高中毕业后,他去了神学院,“意识到他不再担心他的长辈了”。直到那时,他的生活才开始好转。

何志龙最近接受了中国新闻社记者的独家采访,分享他与翡翠青瓷的不解之缘。

近日,台湾著名陶工何志龙在台湾台东东河乡太原右谷的一家窑厂接受中国新闻社记者采访,分享他与翠绿色青瓷的不解之缘。 图为何志龙在窑旁向记者介绍烧制过程。 在经历了电子产品行业的成功与失败之后,中国新闻社的记者张远舍

于1991年将自己的职业生涯转变为一名陶工。他从电炉和煤气炉开始。他早期的作品与他的同龄人相似。

柴火在台湾大约在2000年开始流行 这个过程通常不超过72小时就可以烧制,但是何志龙发现,在裸坯烧制超过400小时后,一些坯被植物落下的灰烬覆盖上釉料。

为了探索落灰和上釉的方法,他亲自到不同的窑里研究并绘制结构图。经过十多次的拆除和重建,他建了一座比较令人满意的窑。

最近,台湾著名陶艺家何志龙在台湾台东东河乡太原右谷的一家窑厂接受了中国新闻社记者采访,分享了他与翠绿色青瓷的不解之缘。 这幅画显示了窑厂的一个角落。 中新社记者张远拍摄了建造窑厂、寻找木材、烧制陶瓷和建造展厅的照片。何志龙坦率地承认,“每一个环节都不容易” 他仍然记得烧柴初期的痛苦:一座窑需要燃烧大约400到600个小时,并且必须根据窑内的温度来控制火势。 他太累了,在马桶上睡着了,而他的妻子在粗纱机旁卷曲着一大撮头发。

窑厂用碎瓷片做的墙记录了何志龙的艰辛。 如果我妈妈没有教我“永不放弃”,没有我妻子的全力支持,祖母绿青瓷就不会诞生。 ”他说

每个窑需要50多吨木材。为了保护环境,燃料主要是浮木。 下山到海边,何志龙指着海滩上漂浮的木头,告诉记者,它是在一场强台风后从菲律宾群岛漂过来的。它在使用前应该被切成小块。

图为何志龙向记者介绍窑厂使用的浮木。 中国新闻社记者张远收集浮木既费力又费时,而且不是每年都这样。窑厂一度被烧成了“山的尽头和水的尽头”。 2013年,他来自福建的妻子方桂晨卖掉了在中国大陆的一家商店,并以380万台币支持他。 “我和妻子的婚姻也证实了台湾海峡两岸有一个亲密的家庭。 ”何志龙说道

虽然目前每窑产量只有3%-7%,但翡翠青瓷的出现令许多专家难以置信。

一些专家认为这是古老的落灰和上釉的方法 商周时期,中国祖先已经用植物灰釉给陶瓷着色。 唐末以后,为了大量稳定地生产陶瓷,将矿石和釉料烧成窑成为主流,落灰和给植被上釉的方法逐渐消失。

河北博物馆专门派了三组专家去台东考察翡翠青瓷的生产工艺 消除疑虑后,为什么医院会在2017年举办个人展览

翡翠青瓷也在中国国家博物馆、法国卢浮宫等地展出,并逐渐被越来越多的人所了解。 在内地举行的“中国传统植物灰釉的传承与发展”国际研讨会上,一些专家学者认为,翡翠青瓷,无论其形式、内容和创意如何,不仅具有历史意义,而且尽最大努力展现当代原创性。

今天,何志龙的窑厂雇佣了几名员工,而他的妻子和儿子经常穿越海峡宣传他们的作品。 他正准备把台中的展厅搬到台北,希望更多的人了解翡翠青瓷。

“艺术属于世界。我是中华民族的一员,希望贡献我所学 何志龙去年被景德镇陶瓷大学聘为客座教授。 他说他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他希望更多的人参与中国陶瓷文化的推广。 (结束)

[编辑李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