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新闻网

孙海潮:G7目光缘何投向非洲

没有人对今年的G7峰会持乐观态度,但法国总统马克龙仍然采取“非常重要”的态度,因为它为法国提供了发挥“大国”作用的舞台。 G7和法国如何反映全球影响力?马克朗转向非洲。

七国集团会议邀请了包括南非,埃及,布基纳法索,卢旺达和塞内加尔在内的五个非洲国家的领导人以及非洲联盟和非洲开发银行领导人以及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合组织等重要的国际政治和金融机构负责人。 Mark Long去年提出,G9在2019年的主要议题包括消除不平等,帮助非洲发展和解决非洲的安全问题。但是,很明显,七国集团首脑会议不会达成联合声明。即使它有望解决非洲面临的问题,以及能否真正帮助非洲实现经济发展和安全与稳定,实际上很难取得任何成果。

自戴高乐时代以来,欧洲和非洲已成为法国作为“世界大国”的两个战略支持和两个轮子。发达国家的繁荣与发展中国家的贫穷和落后成正比。发达国家必须有责任帮助发展中国家,但它们往往只是处于边缘。联合国为帮助非洲制定千年目标所规定的时限已经过去近20年,发达国家作出的承诺远未实现。前殖民国家对前殖民国家的政治,经济,金融和军事控制仍在继续,许多非洲国家仍然处于经济依赖援助和安全取决于维持和平的局面。

如今,发达国家希望重新获得G7的存在感,G7的影响力严重下降。因此,它将以“促进非洲的发展”为出发点,但人们不会忘记美国和西方引发的中东混乱,推出“阿拉伯之春”。这是非洲。如果像美国和欧洲这样的西方发达国家真的想帮助非洲实现更大的发展,那么笔者认为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家都会欢迎这一举动。如果西方发达国家只想重振其在非洲的战略影响力和地位,那么就很难这样做。主要有两个原因:

首先,非洲只被视为“势力范围”的观念长期以来一直厌倦了非洲。一方面,西方发达国家强调非洲在地缘战略中的重要性,另一方面,他们始终坚持发展非洲的口号。法国是对非洲局势影响最大的西方国家,并一直将非洲视为其传统的势力范围。因此,法国对其他国家参与非洲事务具有“天生的警惕性和敌意”。即使是美国军方的非洲指挥部仍然位于德国,不能移居非洲,因为法国反对和阻挠。但是,法国多年来对非洲发展的贡献使许多非洲国家不满意。

第二,经过几十年的发展,非洲有自己的看法。一些概念和经验是通过实践实践获得的,有利于自身发展,比西方“战略”更具操作性和说服力,非洲国家正在形成自己的判断。

多年来,中国已成为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和外国投资者。根据作者在非洲的实地观察,中非合作给许多非洲国家带来了巨大变化。此外,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的发展经验最适合非洲。非洲的发展是世界的机遇。在这个问题上,中国与西方的关系不是零和。尊重非洲的选择和发展意愿有利于非洲的发展既是标准又是目的。 (作者是欧洲国际研究基金会主任,前外国大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