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新闻网

啪!他一枪击毙敌射手,俘虏一个班,两年后相见,敌班长已成连长

  原创陈冠任3天前我要分享

  1947年5月,东北民主联军对东北之敌发起了夏季攻势。吉北军分区独立3师9团1营3连配合主力夺取密峰火车站后山的敌主峰阵地。

  姜玉任3连1排长,负责攻占敌主峰的前沿阵地。

  image.php?url=0MmHXcMpCT

  这个敌前沿阵地离主峰800多米,是一个山梁,上面光秃秃,没有树木,坡很陡。坡前有个土坎子,1排就躲在土坎下。冲锋号一响,姜玉率领1排战士正准备冲锋,不料,突突突,前面敌人的一挺机枪响了,好几个冲出去的战士倒下了。

  姜玉喊道:“二、三班往山上冲,一班掩护。”带头冒着敌弹雨冲过去。他们又停下来了!

  原来前面是一道鹿砦。鹿砦的木头一丈多高,尖尖的,无法过去。可是姜玉等人没带炸药包,正着急时,忽然鹿砦打开一个小门,钻出七八个敌兵,钻进了外面的散兵坑。姜玉马上下令:“打!”

  大家扔过去几颗手榴弹,六个敌兵完蛋了,剩下的两个敌兵扭头就跑,姜玉喊一声:“冲!”带着战士跟着跑了过去。

  哒哒哒!他们又被拦住了。

  image.php?url=0MmHXcGcIP

  在离敌人前沿阵地还有50多米远时,一挺敌九二式重机枪拼命进行射击。要是扔手榴弹过去,完全可以消灭它。可姜玉等人谁也没这么干!

  为什么?

  因为他们看上了那挺九二式重机枪。

  姜玉于是喊道:“你们被包围了!缴枪不杀!”

  敌人突然调转机枪,躲着他们扫射,在最前头的三个战士又倒下了。姜玉眼睛里冒着火,可手中的驳壳枪,射程够不上!一着急,便一伸手把身边一个战士手中的三八大盖抢了过来:啪!一枪,击中了敌机枪射手,哒哒作响的敌机枪顿时哑了。

  趁着敌机枪不响的瞬间,战士们立即冲上了敌阵地。

  不料战壕里就有人喊叫起来:

  “我们投降,别打了别打了!我们缴枪!”

  image.php?url=0MmHXcTXLs

  七八个敌兵钻了出来,一个个蓬头垢面,高高地举着手臂。为首的是个矮个子。姜玉挎着盒子枪,他立即跑过来作揖:“长官,饶命啊,饶命啊!”

  姜玉的1排本来有30多人,此刻只剩下十二三个人了。可是,俘虏政策规定不得枪杀俘虏,姜玉只好压住火气,呵斥他说:“不让你们打,你们还打,还打,想找死啊!”

  俘虏们吓得面如土色,使劲地说:“该死!我们该死!”

  姜玉指着那个射手的尸体说:“看见了吗?还不缴枪,就是和他一样下场!”

  “是!是!”

  姜玉见那个矮个子什么都是“是是”,便问道:“你是干什么的?”

  “我,我是班长,姓关,关底臣。”他点头哈腰。姜玉挥下命令:“叫手下都出来,抬起重机枪,到那边集合去!”

  “是!”他脚跟一碰,又给姜玉打了个立正。

  就这样,敌前沿阵地拿下来了。

  这时团副政委苑化冰和营长王满仓也上来了,表扬姜玉说:“你们1排打得好!”

  image.php?url=0MmHXcedAd

  姜玉请战说:“我们要求参加打主峰的战斗。”

  “好啊!”王满仓营长说,“你们准备上。哦,你们不是缴获一挺重机枪吗?射手还在不在?”

  姜玉说:“让我打死了。”

  王满仓脸一沉:“怎么,你打死干什么?”

  姜玉连忙解释说:“营长,不是俘虏后打死的,是冲锋时打死的。那小子太顽固,伤害我们不少同志。”

  “嗯。”王满仓沉吟了一下:“射手死了,还有啥人?”

  “还有个班长。”

  “给我把他带来。”

  于是,王满仓把关底臣和那挺重机枪一起带到了攻击主峰的前沿阵地,对关底臣说:“你当了俘虏,要主动赎罪,争取宽大处理。我给你一个好机会,限你两梭子弹,把主峰上的敌指挥所打中,怎么样?”

  关底臣心惊肉跳,一口一个“是”,说道:

  “放心吧,我保证打中!要是打不着,你枪毙我……”

  营长见他如此紧张,反倒笑了:“好了,我不会枪毙你。你放下了武器,我们优待俘虏。”

  image.php?url=0MmHXceBBE

  很快,攻打主峰的战斗打响了。

  关底臣把机枪架到了离敌团指挥所200米的地方,哒哒哒!只用一梭燃烧弹就把敌砖木结构的团指挥所打中,并且燃起了大火。“冲啊!”王满仓发出了出击的命令。

  于是,在关底臣的机枪掩护下,后续部队很快就占领了敌主峰,全歼守敌700余人,连敌团长也当了俘虏。

  战后,关底臣没被送去俘虏队。

  因为,他要求参加解放军,于是就留在了9团1营的重机枪连,担任教员。

  两年后,1949年春,当初的独立3师已被改编为第47军了。南下途中,姜玉已经是连长了,一次他遇见关底臣。

  他竟然也已经是机枪连的连长,与姜玉平级了。

  关底臣见到姜玉,十分亲热,说:“老伙计,你是我的恩人,我终生难忘啊!”

  姜玉笑着说:“嘿!要不是党的俘虏政策,当时我大拇指一动,你就没有今天,更别说当连长,早就和那个射手找阎老五去了。哈哈!”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