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新闻网

地方半年财收盘点:7省份收入负增长 收支矛盾怎拆解

?

当地半年财务库存:7个省,负收入增长如何打破收支平衡?

各地都在努力减少收入,减少不必要的开支,并根据法律法规进行预算调整。但是,核心是确保在不妥协的情况下实施减税和减税。

“真实货币和白银”的财政收入一直是外部观察当地经济的关键指标,被称为经济“晴雨表”。

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运行基本稳定。但是,在2万亿元大规模减税和减费政策的背景下,叠加经济增长放缓和复杂的外部形势,大多数省份的财政收入不容乐观。

目前,已有28个省份公布了上半年的地方公共预算收入。第一位财经记者发现,从财政收入规模来看,与去年相比差别不大。广东,江苏和上海仍位居前三,一些收入水平相近的省份的排名略有变化。从收入增长的角度来看,几乎所有省份都在下降,北京,重庆,贵州,新疆,海南,甘肃和青海的收入都出现负增长,这在过去十年中很少见。

财政收入下降,但刚性支出没有减少,这使得地方财政收入和支出之间的矛盾增加。为此,各地要弥补收入的减少,减少不必要的开支,并依法调整预算,但核心是确保减税和减税的实施不妥协。

0722-iatixpn0719901.jpg

广东的收入首先是山西的增长率第一

财政收入的规模反映了当地的经济实力。上半年,广东地方公共预算收入为6855.93亿元,在上述28个省份中排名第一,没有任何悬念。事实上,在过去28年中,广东的财政收入始终排在第一位。

继广东之后,江苏,上海和浙江的收入超过4000亿元,排名第二,第三和第四。山东和北京的收入超过3000亿元。

以上六个省都位于东部地区。公共预算总收入约为2.75万亿元,占当地总收入的近一半。它已成为支持国家财政收入的关键领域。

此外,不同省份的经济增长率和产业结构也不同。与去年相比,今年上半年部分省份的财政收入规模略有变化:河北潮河南,江西潮辽,陕西潮重庆,广西潮贵州,海南潮甘,但差距不大,几十亿到几十亿元之间。

从财政收入增长来看,山西省是全省最大的煤炭省,上半年以12.9%的增长率排名第一,保持了去年全国年增长率的领先地位。上半年,山西煤炭等能源产业保持稳定增长。新能源汽车,光伏电池,铁路机车等装备制造业的增加值和利润保持快速增长,基础设施和房地产开发投资保持高速增长,带动了地方财政。收入增长迅速。

上半年河北和浙江的财政收入增长率也达到两位数。此外,四川,广西,河南和安徽等12个省的增长率高于地方财政收入的平均增长率3.3%。重庆,贵州,青海,新疆,海南,北京和甘肃的财政收入均出现负增长。

减税速度放缓是主要原因

一般来说,上半年财政收入增长速度相对较快,但今年上半年,几乎所有地方的收入增长率都急剧下降。

例如,在山西,增长最快,去年上半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增长25.4%。在今年上半年,它几乎跌至12.9%。广东是最大的金融资产,去年上半年以10.3%的速度增长,今年上半年下降至5.1%,税收收入增长率从13.3%下降至2.4%。重庆去年上半年的增长率为2.7%,今年上半年下降至-7.8%,税收收入增长率从11.7%下降至-2.5%。

各地财政收入增长率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大规模减税和减税造成的收入减少。

随着增值税率,税收减免政策的大幅减少以及“六税”的部分减少,当地相关税收增长率正在下降。此外,今年的小微,科技公司和保险公司的所得税激励措施增加,导致企业所得税收入增长下降。上半年,国家累计新增减税和减税额为1,170.9亿元。

例如,虽然山东财政年度上半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略有增加,但税收收入却出现-0.3%的负增长。其中,个人所得税,城市土地使用税和印花税分别下降36.9%,16.6%和14.3%,减税效果立竿见影。上半年,山东累计实现减税570亿元,其中地方税收310亿元,影响财政收入增长8.4个百分点。

例如,江西省财政厅表示,在经济下滑和减税,减费双重因素的影响下,后期财政收入增加的压力非常大。在支出方面,财政收支平衡更加困难。在财政收入增长放缓的情况下,土地收入不容乐观。上半年,全省土地销售收入下降14.4%,收入减少104亿元。当地政府使用土地转让收入在年初偿还债务。它变得越来越紧张,给公共预算资金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与此同时,对刚性支出的需求有增无减,有必要在各级财政支付大量资金,如支持基层“三包”底线,支持三大战役,促进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实施农村振兴战略。收支平衡的难度正在增加。

此前,许多金融和税务专家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随着7月新增3000亿元减费措施的实施,下半年的减税和减税将更加强劲,地方财政收入增加预计会进一步放缓。

据贵州省财政厅统计,全省公共预算收入同比下降5.5%,从7月中旬到7月中旬,比上半年略有增加。

3b77-iatixpn0720096.jpg

强调了收入和支出的矛盾。更多解决方案

尽管今年减税和减税的规模超过了当地的预期,但上半年许多省份的财政收入略有增加,但支出仍保持两位数增长,财政平衡压力显着增加。

例如,贵州省上半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下降5.4%,但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增长21.4%。

山东省财政厅副厅长姜龙也表示:“今年以来,各级财政部门确实面临很大压力。一方面,由于经济不景气等因素的综合作用,减税和减费,财政收入增长面临很多困难,刚性支出增加,预算平衡很困难。“

“开源,节流,提高效率”是当地解决财政收支矛盾的关键词。

开源,即在实施减税和减费政策的前提下,我们必须尽一切可能增加收入。例如,依法加强税收征管是各方面的共同做法,特别是打击欺诈性税收。

例如,自2018年8月以来,在公安,海关和中国人民银行的大力支持下,税务机关查处了115,400家虚拟企业,并确定虚拟发票为6,933,300,涉及税额。人民币1129.85亿元;出口企业2028家,税收亏损140.83亿元。

此外,一些地方利用政府的股权利益,利用多年来节约的预算稳定调整资金,收回各种财政资金存量,增加国有企业的利润,使非税收入保持快速增长,以弥补减税带来的减少。

为了弥补当地的减少,今年中央政府还增加了转移支付的规模,加快了支付进度。新的地方政府融资债券配额也已提高到3万亿元,并提供了一定数量的再融资债券,帮助地方政府借新贷款,缓解经济压力。

节流主要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开支。今年以来,各省都提出了紧张的日子,至少5%的一般行政费用,并继续严格控制“三个公款”。

例如,山东省的所有部门都按照8%的比例减少了商业项目的支出。对于绩效评估结果不佳的项目,项目预算减少10%,取消到期而非迫切需要的项目资金。同时,继续严格控制“三公”资金,省“三公”预算连续六年“仅减少或增加”,年均下降14.41%。

提高财政资金的效率和优化财政支出结构也是当地努力的方向。许多省份都在推动全面的预算绩效管理。 “花钱必须有效,无效必须负责”,以确保财务资金在最前沿使用。

为了确保减税和减免费用,重庆等一些省份已经积极降低了收入目标,并将税收收入增长率设定在年初的7%左右,降至4%左右,也有利于财政平衡。

主编:汤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