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新闻网

钢铁业产量大增利润却下降 须走出“增产不增效”怪圈

?

7月29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钢铁产量大幅增加,但中国钢铁协会钢铁企业的利润总额下降了20.5%。进口铁矿石价格的大幅上涨使每吨钢铁的制造成本增加了约240元。中钢协提醒企业要及时改变规模扩张,高产,超生产的思路,统一认识,提高发展质量,走出“增产,不增效”的循环.

7月29日,第五届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在北京召开的第十届执行董事(扩任)会议报告称,钢铁行业今年上半年保持稳定运行,但产量也出现大幅增长和进口铁矿石的价格。需要高度关注急剧上升和行业利润大幅下降的现象。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长高向明表示,要尽快解决影响行业和企业当前和长远发展的突出矛盾和问题,不断提高质量和效率。钢铁业的运作。第三季度,国家有关部委将组织监督检查,淘汰落后,解决产能过剩,保持高压态势,防止任何形式的新产能扩张。

产量增加减少,但利润减少。

今年上半年,钢铁产量大幅增加。全国铁,粗钢和钢铁的共生产量分别为4.04亿吨,4.92亿吨和5.87亿吨,分别增长7.9%,9.9%和11.4%。 4月至6月,月度粗钢产量分别为8503万吨,8909万吨和8753万吨,分别增长12.7%,10.0%和10.0%,均创历史新高。

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统计,根据粗钢计算,上半年粗钢总产量增加4434万吨,而钢材净出口减少7万吨。新增产量主要用于国内消费。可以说,今年钢材产量的增长完全是受国内市场需求的推动。

在钢铁产量大幅增加的同时,进口铁矿石大幅上涨。上半年,全国共进口铁矿石5亿吨,同比减少5.9%,达432亿美元,同比增长15.7%。从月份来看,平均进口价格从1月份的每吨74.18美元上涨到6月份的每吨97.51美元。据估计,矿业价格的上涨使每吨钢材的制造成本增加了约240元。

但是,由于产能快速释放,钢材价格小幅下跌。上半年,中国钢材价格指数波动110点左右,平均价格指数为109.48点,同比下降3.6%。

进口铁矿石价格飙升,严重侵蚀了钢铁企业的利润。上半年,中钢协钢铁企业实现销售收入2.1万亿元,同比增长10.9%;销售成本1.9万亿元,同比增长15.2%;成本增加大于收入增长;实现利润总额1065亿元,同比下降20.5%,其中主营业务利润同比下降30.7%;销售利润率为5.1%,同比下降2个百分点,低于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平均利润率。

规模扩张的势头仍然需要得到控制

“从上半年的行业运作来看,钢铁行业已经回到了增产,而不是提高效率的奇怪圈子。”高翔明提醒说,如果不改变规模扩张,高产和超生产的理念,将会统一认识,提高发展质量,钢铁行业仍可能回归供过于求的老路。

钢铁的生产能力,行业的经营状况得到了明显改善。但是,巩固产生结果的能力的任务仍然很艰巨。近年来,在结构调整和利益的推动下,钢铁行业的更换项目数量很多。据初步统计,近年来已在各地宣布。在钢铁行业产能替代项目中,钢铁项目计划粗钢产能近2亿吨。在国民经济对钢铁需求下降的情况下,可能引发新一轮的产能过剩。钢铁复苏的长期机制。要认真处理新产能项目,严格监管产能置换项目,严厉打击非法产能,进一步落实执法标准,遏制投资冲动,最终解决钢铁产能过剩问题。提高钢铁生产能力,改善“劣币驱逐良币”的局面。有效利用了钢铁行业的优质生产能力。下半年,非会员企业生产钢材7500万吨。今年上半年,非会员企业生产钢材万件。吨,比2017年下半年增加5343万吨,大幅增加71.24%。这部分产能的增长是否是合规性值得关注。钢材的再点火、不合格产能置换等,强化了负面警示作用。对于更换钢材生产能力,有关部门将听取意见,及时修订和改进,检查有无泄漏。

“今年上半年,钢铁行业的生产和销售都在蓬勃发展。一些企业甚至继续生产高负荷产品,这很容易导致安全、环保和质量风险。”工业和信息化部原材料工业司司长王伟表示,尽管产能得到了提升。近年来,钢铁产量仍在大幅增长。在这方面,政府、行业和企业必须共同努力,提出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

与会者还认为,铁矿石定价机制需要进一步完善。虽然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但由于矿业企业集中度高,而钢铁企业集中度低,钢铁企业一直处于弱势地位。现行的定价机制在保持产业链利益均衡发展方面存在缺陷,不利于上下游产业的长期互利共赢。

不要忽视超低排放改造

今年4月,生态环境部等五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推进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意见》,不仅对末端治理后的超低排放指标提出了明确要求,而且在整个治理过程中强化了污染控制的要求。CESS、全系统、全产业链,代表着当今全球钢铁行业最严格的生态环保排放指标和要求。

企业力争提前达到标准。高向明说,上半年,成员钢企业废水排放总量同比下降6.77%,二氧化硫下降2.24%,烟尘下降2.62%,工业粉尘下降下降4.98%,每吨新耗水量下降7.69%。钢材综合能耗同比下降1.28%。

但是,钢铁工业仍有一些问题需要解决,以促进超低排放转化。例如,高炉煤气脱硫等技术仍需要创新突破,验证烟气脱硫,脱氮和除尘技术是否能实现长期稳定仍然是一项耗时的工作。另外,转化会使脱硫灰分和脱硝催化剂产生的固体废物量增加到一定程度,并且没有良好的技术手段和处理渠道来处理这些固体废物。同时,行业需要共同研究和解决资金安全和环境管理等问题。

“节能环保公司诞生并死亡。”高翔明说,企业必须有危机感,然后不注意转型升级,可能存在限制,暂停生产甚至退出。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无论是钢铁行业能力,稳定运行,还是推动高质量的发展,都要打好环保卡。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秘书长何文波指出,在对钢铁有一定需求的情况下,通过允许超低排放的生产企业充分利用其来减少对环境的影响是正确的方法。生产能力同时限制了更高产能的排放。

在此前的“2019年(第十届)中国钢铁节能减排论坛”上,“各级政府部门对中国钢铁协会发布的实施超低排放,实施更有效的企业给予了更多激励”。生态与环境部大气环境司司长刘文江回应了“差异化管理与控制”的号召。 “我们不能让低环保,低投资的企业与环保高,环境投资大的企业竞争。如果出现这样的现象,即监管工作失职,就必须坚决反对。“

刘炳江强调,是否实现超低排放是钢铁企业正常生产经营的关键,必须认真对待。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周磊)

(编辑:杜燕飞,朱玉瑞)